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司法公开法院文化立案公开优秀文书诉讼指南执行公开专项活动媒体聚焦信访投诉法律法规

 

吴桂巧与丁智会、寇玉友、彭成举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06-18 17:46:44


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安汉民初字第00809

原告吴桂巧,女,汉族,1973818日出生,安康市汉滨区人,住汉滨区关庙镇王山村六组,农民。居民身份证号码:612401197308183663

委托代理人朱波,陕西江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丁智会,男,汉族,1976102日出生,安康市汉滨区人,住汉滨区石堤镇花果村四组,农民。居民身份证号码:612401197610024874

委托代理人唐辉,男,汉族,1976325日出生,安康市汉滨区人,住汉滨区安悦街62号。

被告寇玉友,男,汉族,19451128日出生,安康市汉滨区人,住汉滨区江北办事处寇家沟村一组138号,农民。居民身份证号码:612421194511284031

委托代理人寇玉润,男,汉族,195527日出生,安康市汉滨区人,住汉滨区江北办事处寇家沟村二组121号,系汉滨区江北办事处干部。

被告彭成举,男,汉族,19701224日出生,陕西省旬阳县人,住旬阳县段家河镇大岭村3组,农民。居民身份证号码:612429197012246895

委托代理人罗先才,陕西持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吴桂巧与被告丁智会、寇玉友、彭成举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其各自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桂巧诉称,原告在汉滨区江北办租房居住,常年靠务工维持家庭生活。2011年被告彭成举将承包被告寇玉友的建房工程转包给了被告丁智会。原告一直在被告丁智会手下做小工,2011124日被告丁智会安排原告在楼顶开吊葫芦,被告丁智会让原告将地上的钢管往上吊,当时钢筋工不让吊,被告丁智会说没事让原告吊。原告在吊钢筋时左手被卷入钢丝槽里,当场被卷伤。被告丁智会立即拨打了120急救,被告丁智会及房东将原告送往安康市红十字会医院抢救治疗。经诊断为:1.左手食指中节离断;2.左手中指中节离断。住院治疗103天,花医疗费17452.20元,经鉴定原告的伤残等级为九级伤残。现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169577.20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丁智会的证明,用以证明原、被告之间的关系,工程分包给丁智会及原告受伤的经过、房主是寇玉友。

2.被告彭成举的答辩状,用以证明原告受伤自身无过错。

3.证人胡高莲的证言,用以证明原告受伤的事实经过。

4.原告在安康市红十字会医院的住院病历、诊断证明书、出院证、住院结算票据,用以证明原告受伤住院治疗的情况及住院医疗花费。

    5.陕西安康金州司法鉴定中心伤残等级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票据,用以证明原告伤残等级为九级,鉴定费为750元。  

    6.汉滨区江北办事处寇家沟村村委会及关庙镇王山村村委会证明,用以证明原告一直在江北办租房居住,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

被告丁智会答辩称,一、答辩人与被答辩人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劳务关系。20115月因彭成举承包了寇玉友的砖混结构六层房屋建筑,双方签订了《建房工程承包合同》。合同签订后,彭成举就将该工程的土木建筑交由答辩人施工,答辩人立即组织施工,双方口头谈了施工条件、工价等。答辩人作为施工班长,吴桂巧是一名班员,由于其身体弱,便安排她开吊葫芦。综上,答辩人与彭成举之间不存在分包关系,只是以施工班长的身份组织工人进行施工,因此本案真正的雇主应当是彭成举。二、被答辩人违反操作规程,自身有一定的过错,应当减轻雇主的赔偿责任。2011124日由于被答辩人在开葫芦吊的过程中违反操作规程,导致被答辩人手部损害后果,其自身有一定过错,其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另外事件发生后,答辩人积极筹措资金进行救助,先行垫付了医疗费、支付了生活费用,并安排专人护理。三、被答辩人提出的赔偿项目过高。被答辩人主张伤残赔偿金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来进行支付,不符合法律规定,由于被答辩人系农村户口,被答辩人的九级伤残只能按照农村居民的标准进行计算;精神抚慰金和误工费的标准过高。综上,答辩人与被答辩人没有直接形成劳务关系,且被答辩人在工作中违反操作规程,自身也存在一定过错,其主张的民事赔偿请求,答辩人不负责任,请求驳回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被告丁智会为支持其辩解,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建房工程承包合同》,用以证明寇玉友与彭成举是承包关系。

2.安康市红十字会医院的门诊医疗费票据、住院预交费票据,用以证明被告丁智会垫付的医疗费用。

被告寇玉友辩称,一、被答辩人诉请主张显然与本案事实不符,错列了诉讼主体,答辩人不予赔偿。本案真正的工程发包人是答辩人的儿子寇清斌,寇清斌与彭成举签订了《建房工程承包合同》。被答辩人诉请答辩人赔偿其经济损失,显然违背了客观事实,错列诉讼主体,依法不能成立,其损害后果答辩人拒绝承担。二、寇清斌将建房工程发包给彭成举,在发包建房工程时,已查验了彭成举的资质情况,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相关规定,本案被告丁智会也证明彭成举系花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具备对外承揽建筑工程的主体资格,能够独立承担民事法律责任和安全风险责任,且在承包合同中签订有安全责任条款。综上,请求依法驳回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承担其经济损失的请求。

被告寇玉友未提供证据。

    被告彭成举辩称,一、答辩人与被答辩人没有任何雇工和雇佣关系,答辩人不承担被答辩人的经济损失和赔偿。答辩人同寇玉友签订建房合同后,将土建、泥工让丁智会做。被答辩人常年在丁智会手下打工挣钱,答辩人没有雇佣被答辩人干活,因此答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二、被答辩人系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其在操作中违反操作规程,在吊葫芦上有钢筋压着的情况下强行操作,造成其自身伤害的后果,被答辩人应当承担责任。故请求驳回被答辩人要求答辩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彭成举未提供证据。

根据当庭举证、质证情况,本院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做出以下分析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4三被告均无异议,证据有效,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13,被告对原告受伤的事实均无异议,故对原告受伤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因该答辩状系被告彭成举的辩解,且已被彭成举当庭答辩否定,故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 三被告虽提出异议,但未在本院指定的期间内申请重新鉴定,故认定证据有效,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提供的证据6,三被告对该证据提出异议,认为该证据相互矛盾,没有租房合同相互印证,不能实现原告的证明目的,故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被告丁智会提供的证据1,原告吴桂巧、被告彭成举无异议,被告寇玉友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合同是寇清斌签订的,而不是寇玉友所签,诉讼主体存在错误。但在庭审中,被告寇玉友认可该房屋建房手续是以其名义所办理的,是在其原房基础上拆旧建新的,证实了原告的证明目的,故本院予以采信。对被告丁智会提供的证据2,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纳。

    根据上述认定的证据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20115月,被告寇玉友需在其位于汉滨区江北办寇家沟村房屋原基上拆旧建新,并将建房工程承包给被告彭成举。201153日,被告寇玉友的儿子寇清斌与彭成举签订了《建房工程承包合同》,约定乙方(彭成举)在施工现场必须安排质检员、安全员负责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工作,如施工中出现任何不安全事故,均由乙方承担,并对承包方式、施工内容等做了约定。合同签订后,被告彭成举即组织人员施工。被告彭成举将建房的土建、泥工交给被告丁智会负责施工,双方口头约定了施工条件和工价等,后被告丁智会即组织施工。被告丁智会雇请原告吴桂巧在工地上打零工、开吊葫芦,工资为每天60元。2011124日,原告吴桂巧在开吊葫芦时,将左手卷入吊葫芦的钢丝槽里致伤。当日被告丁智会将原告吴桂巧送往安康市红十字会医院住院治疗,共住院103天,出院诊断为:1、左手食指中节不全离断;2、左手中指中节不全离断。共花医疗费17452.20元,其中原告吴桂巧支付252.20元,被告丁智会支付了17200.00元、门诊医疗费36.00元,并支付了原告其他花费500.00元。2012419日陕西安康金州司法鉴定中心作出[2012]临鉴字第153号伤残等级鉴定意见书,鉴定原告吴桂巧外伤致左手食、中指中节不全离断,现遗留左手食指末节变细畸形,屈曲功能受限,左手中指末节指间关节僵直,屈曲功能受限,伤残等级属九级。

另查明,本案施工的房屋系砖混结构六层(建筑高度22米)。被告寇玉友建房所用吊葫芦,系被告丁智会所有,主要用于起吊建筑材料。原告吴桂巧、被告丁智会、彭成举均是普通农民工,均不具备相关安全生产设备及安全生产条件。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身体生命健康权。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导致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被告寇玉友将其自建住宅房屋工程发包给被告彭成举,被告寇玉友与被告彭成举构成承揽关系,被告彭成举又将土建工程分包给被告丁智会,被告丁智会雇请原告吴桂巧为其做事,被告丁智会与吴桂巧之间形成雇佣关系。原告吴桂巧因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到人身损害,被告丁智会未提供安全设施、加强安全监督,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寇玉友作为该工程的发包人,在对其自建房屋工程发包时,应当审查承包人是否有相应的资质,其疏于审查,将工程发包给无资质的被告彭成举,违背了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定,故被告寇玉友也存在过错。被告彭成举作为六层农村自建住宅房屋工程承揽人没有国家规定的建筑资质承揽该建筑工程,且被告彭成举作为整个建房工程的总承包人应加强安全监督、管理,由于其疏于监管,对于吴桂巧在从事劳务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被告彭成举亦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吴桂巧在从事劳务过程中,因其违反操作规程导致左手伤残,其自身存在一定的过失,亦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各过错方都应根据各自过错程度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综合本案案情,并结合实际情况,对于原告吴桂巧在从事劳务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由被告丁智会与被告彭成举各承担35%,被告寇玉友承担20%,原告吴桂巧自行承担10%的责任较为妥当。被告丁智会辩称其与原告没有直接形成劳务关系,不负赔偿责任。但本案查明被告丁智会承包土建部分工程,与被告彭成举约定了工价,其雇请原告吴桂巧为其提供劳务,故该辩解理由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寇玉友辩解称建房工程发包人是其子寇清斌,是寇清斌与彭成举签订的《建房工程承包合同》,原告错列诉讼主体;其发包时已查验了彭成举的资质,且在承包合同中签订有安全责任条款,其对原告的损失不承担任何责任。对该辩解理由,被告寇玉友已当庭认可建筑手续是以其名义办理的,寇清斌代为签订建房合同,彭成举亦当庭认可其无建房资质;合同中虽有安全责任条款约定但该约定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故对被告寇玉友的辩解理由,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彭成举辩解称其与原告没有雇佣关系,不承担原告的经济损失,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原告的损失和赔偿数额,原告住院期间的住院医疗费为17452.20元、门诊医疗费36.00元,合计17488.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0/天×103天=3090元;误工费,因原告未提供相应的误工证明,对此本院认为应视为原告无固定收入,其误工费按60元/天计算,误工费算至伤残鉴定前一天为60/天×138=8280;护理费参照误工标准计算,为60/天×103=6180元;营养费,根据伤残情况结合原告伤情认定为20元/天,为20/天×103=2060元;残疾赔偿金,因原告不能证实其离开居住地满一年且有固定收入,故其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的标准计算,为5028/年×20年×20%=20112元;交通费,本院酌情认定200元;鉴定费750元;打字复印费本院认定150元;精神抚慰金,根据受害人的受害程度,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手段、行为方式及承受能力和受诉法院平均生活水平综合因素平衡,结合原告的伤残等级,本院酌定原告的精神抚慰金按2000元计算,以上合计60310.2元,其中被告丁智会已支付了17736.00元。对原告的请求赔偿的损失,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应予以支持。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吴桂巧医疗费等经济损失共计60310.20元,由被告丁智会赔偿21108.57元,已支付的17736.00元从中扣除后,还应赔偿3372.57元;被告彭成举赔偿21108.57元;被告寇玉友赔偿12062.04元;原告自行负担6031.02元。限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

二、驳回原告吴桂巧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50元,由被告彭成举、被告丁智会各负担470元,被告寇玉友负担275元,原告吴桂巧负担135元。

如不服本判决,自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

 

                                          李锦存

人民陪审员     唐章乾

人民陪审员     曾明顺

 

 

一二年八月三日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汉滨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院长信箱:akhbqfy_mygt@chinacourt.org       投稿信箱:1920004599@qq.com
联系电话:0915-3310063 传真:0915-3310063
地址: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大桥北路96号 邮编:725000